欢迎登录严敬群大语文资源网(访问量:7160)
登录 注册
 

“研学旅行课程”的政策依据、理论依据与操作模型

发布时间:2018-08-04 10:54:42

 “研学旅行课程的政策依据、理论依据与操作模型



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进入深水区,高考改革和中考改革全面启动,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成为中小学教育核心话题的大背景之下,教育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安部、财政部、交通运输部、文化部、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国家旅游局、保监会、共青团中央、中国铁路总公司等十一部委联合推出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以下简称研学旅行意见)。这一文件的出台,在基础教育领域引起了强烈了反响,也给广大教育工作者和旅行社团体带来了很多困惑与疑问。中小学研学旅行如何定位?走向哪里?如何走?一系列问题需要我们共同探讨和交流。为了提升研学旅行活动的理论性和操作性,本人在论述了研学旅行的政策依据、理论依据之后,提出了三阶段四环节研学旅行课程实施模型、一中心四部委研学旅行课程组织模型和三阶段四环节研学旅行班会课程。

一、研学旅行活动课程的政策基础

教育部等十一部委推出研学旅行意见不是一蹴而就的拍脑门决策行为,而是基础教育发展的客观需要与历史发展必然,基础教育课程改革、高考改革、中考改革和中国学生核心素养的推出是研学旅行的主要政策基础。

1.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为研学旅行课程提供了基本定位

始于本世纪初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在小学、初中、高中各个学段轰轰烈烈地展开,其终极目标是促进学生全面而富有个性的发展,这是对原有的以升学、考试和知识传授为核心的应试教育的一种革命性变革,涉及到的内容主要包括学习领域的变革、教学方式的变革、评价内容的变革等。

在学习领域的变革中,高中课程包括语言与文学、数学、人文与社会、科学、技术、艺术、体育与健康、综合实践活动八大学习领域,必修学分为116分。其中,综合实践活动领域包括社会实践、社区服务和研究性学习三个组成部分,必修学分为23个学分,是高中课程改革八大学习领域中学分最多、最具特色的学习领域之一。小学和初中课程中,也有明确的综合实践活动要求。由此可见,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为研学旅行课程提供了基本定位,那就是,研学旅行额课程应该归属于综合实践学习领域,是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一种实现形式。

在学习方式变革中,新课程改革积极倡导自主、合作、探究为主的学生方式。新课程改革中的学习方式定位,决定了研学旅行课程实施中的学习方式定位,那就是,研学旅行课程一定不能成为教师导游的灌输讲解过程和文化知识的学习记忆过程,而应该成为学生自主学习过程、小组合作学习过程,以及研究性学习过程。这可能是研学旅行课程为什么要在旅行之前加上研学两个字的重要原因之一吧。

2.中考高考改革为研学旅行课程提供了动力支持

受中国传统文化和考试制度影响,我国中小学校的课程实施过程具有一定的功利性,新高考和新中考改革顺应了这种功利化需求,为研学旅行课程实施提供了动力支撑。

高考改革(简称新高考)从2014年开始启动,2017年全面推进,到2020年基本建立中国特色现代教育考试招生制度,形成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的考试招生模式,健全促进公平、科学选才、监督有力的体制机制,构建衔接沟通各级各类教育、认可多种学习成果的终身学习立交桥。新高考提出了高考改革的基本原则是,高考改革坚持育人为本,遵循教育规律。把促进学生健康成长成才作为改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扭转片面应试教育倾向,坚持正确育人导向,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深入推进素质教育,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新高考提出深化高考考试内容改革。依据高校人才选拔要求和国家课程标准,科学设计命题内容,增强基础性、综合性,着重考查学生独立思考和运用所学知识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新高考对立德树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素质教育、综合性考查、综合素质评价的要求和强调,为中小学校积极开发和践行研学旅行课程提供了动力支持。

20169月,教育部出台了关于进一步推进高中阶段学校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指导意见。意见提出的改革目标是,到2020年左右初步形成基于初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结合综合素质评价的高中阶段学校考试招生录取模式和规范有序、监督有力的管理机制,促进学生全面发展健康成长,维护教育公平。综合改革试点从2017年之后入学的初中一年级学生开始实施。试点之外的其他地区,可以继续按照现行的招生录取方式进行招生。中考改革(简称新中考)对课程标准的修订、综合实践活动和综合素质评价的强化,必将引导中小学校对研学旅行这一新型育人方式的高度重视。在中考改革为研学旅行课程提供动力支持方面,北京市的改革在全国走在了前列。北京市将于2018年将全面实施新中考。新中考最大亮点之一是,物理和生物(化学)各含开放性科学实践活动10分,历史、地理和思想品德各含综合社会实践活动10分。50分的实践活动直接纳入中考总分,这是对研学旅行课程的最大政策导向和支持。随着课程改革的不断深化,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地位越来越受到重视。此外,中考改革还进一步推动了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深化。2015-2016年期间,北京市不断修订中小学课程计划。新的课程计划中,要求每个学科要有10%的学科实践课程,这些课程应该到社会大课堂中去体验、去学习。随着课程改革的不断深化,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地位越来越受到重视。2015-2016年期间,北京市不断修订中小学课程计划。新的课程计划中,要求每个学科要有10%的学科实践课程,这些课程应该到社会大课堂中去体验、去学习。 

3.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为研学旅行课程提供了育人目标

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是2016年以来最热的教育关键词之一,它将对我国中小学教育改革发挥重要的导向功能。所谓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主要指学生应具备的,能够适应终身发展和社会发展需要的必备品格和关键能力。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以科学性、时代性和民族性为基本原则,以培养全面发展的人为核心,分为文化基础、自主发展、社会参与三个方面,综合表现为人文底蕴与科学精神、学会学习与健康生活、责任担当与实践创新六大素养,具体细化为国家认同、国际理解、社会责任,人文积淀、人文情怀、审美情趣,理性思维、批判质疑、勇于探索,乐于学习、勤于反思、信息意识,真爱生命、健全人格、自我管理,劳动意识、问题解决、技术应用等十八个基本要点。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的提出,是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一项重要举措,是适应世界教育改革发展趋势、提升我国教育国际竞争力的迫切需要,也研学旅行提供了政策基础和育人目标依据。研学旅行课程是提升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的重要途径,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是研学旅行的终极目标和评价标准。

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新高考、新中考、中国学生核心素养的提出为研学旅行课程的设计与实施提供了良好的政策依据和支撑。

二、研学旅行活动课程的理论基础

研学旅行意见指出,中小学生研学旅行是由教育部门和学校有计划地组织安排,通过集体旅行、集中食宿方式开展的研究性学习和旅行体验相结合的校外教育活动,是学校教育和校外教育衔接的创新形式,是教育教学的重要内容,是综合实践育人的有效途径。研学旅行纳入中小学教育教学计划。各中小学要结合当地实际,把研学旅行纳入学校教育教学计划,与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统筹考虑,促进研学旅行和学校课程有机融合,要精心设计研学旅行活动课程,做到立意高远、目的明确、活动生动、学习有效,避免只旅不学只学不旅现象。由此可见。研学旅行是研学和旅行的结合,是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的结合,是学科课程和实践课程的结合,研学旅行具有活动的性质,更应强化课程性质。陶行知的生活教育理论、泰勒的现代课程理论和多尔的后现代课程理论应该成为研学旅行活动课程的基本理论依据。

1.陶行知的生活教育理论

陶行知先生是我国近现代最伟大的人民教育家,生活教育理论是陶行知教育思想、教育理论的核心与灵魂。陶行知的生活教育理论主要包括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做合一三方面内容。什么是生活即教育?陶行知指出:生活教育是生活所原有,生活所自营,生活所必须的教育。”“从定义上说,生活教育给生活以教育,用生活来教育,为生活向前向上的需要而教育。陶行知还指出,过什么生活便是受什么教育;过好的生活,便是受好的教育,过坏的生活,便是受坏的教育

何谓社会即学校?陶行知认为:整个社会活动,就是我们教育的范围。”“到处是生活,即到处是教育;整个的社会是生活的场所,亦即教育之所。因此,我们又可以说,社会即学校他还形象地比喻说:封闭的学校教育,就好像把一只活泼的小鸟从天空里捉来关在笼子里一样。它要以一个小的学校去把社会所有的东西都吸收进来,这种教育在学校与社会中间造成了一道高墙 把学校教育与社会生活隔开了。

教学做合一生活即教育在教学方法问题上的具体化。那么,什么是教学做合一呢?陶行知说:教学做合一是生活法,也就是教学法。它的涵义是:教的方法根据学的方法,学的方法根据做的方法。事怎样做就怎样学,怎样学就怎样教。教与学都以做为中心。陶行知的教学做合一主张,是针对当时国内教育界普遍存在的以为中心的现象提出来的。陶行知反对以为中心,反对以文字书本为中心的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的做法,这就从教学方法上改变了教、学、做分离的状态,克服了书本知识与生活实践脱节、理论与实际分离的弊病,收到了使学生增长知识、提高能力、完善素质的良好效果。

陶行知先生的生活教育理论是研学旅行最根本、最核心的理论依据,它要求研学旅行课程要坚持生活化、社会化、体验化的方向,还要克服服研学旅行课程学科化、知识化的倾向。

2.泰勒的现代课程理论

泰勒,美国著名教育学家、课程理论专家、评价理论专家,现代课程理论的重要奠基者,是科学化课程开发理论的集大成者。当代教育评价之父现代课程理论之父,《课程与教学的基本原理》被誉为现代课程理论的圣经泰勒原理的基本内容是围绕四个基本问题的讨论展开的:第一,学校应该试图达到哪些教育目标?第二,如何选择可能有助于达到这些目标的学习经验?第三,怎样有效组织这些教育经验?第四,如何评价学习经验的有效性? 这四个基本问题可进一步归纳为确定教育目标选择教育经验组织教育经验评价教育计划,这就是泰勒原理的基本内容。泰勒的现代课程理论作为西方课程理论的主导范式,揭示了课程编制的四个阶段:确定目标、选择经验、组织经验、评价结果,是现代课程论最有影响的理论构架,对我国课程理论研究和实践工作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泰勒现代课程理论具有预设性、控制性、封闭性、操作性的特点,泰勒课程原理应该成为研学旅行课程设计与实施的基本理论依据。

3.多尔的后现代课程理论

20世纪 70 年代以来,后现代主义作为一种世界性的文化思潮,以猛烈之势批判、撼动着被视为过时的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思潮的突出特点是去权威化、去中心化、去普遍化,突出个性化、差异化、多元化,突出互动性、生成性、批判性、创造性。随着后现代主义思潮影响的不断扩展,以多尔为代表的后现代主义课程观在批判以泰勒为旗帜的现代主义课程观的基础上异军突起。多尔批判泰勒模式把课程的重点放在课程目标的选择上,导致一种预定的目标。课程评价只关注目标是否得以实现,对于目标的适宜性则不关注。预先选择的目标作为目的提升到过程之上或外在于过程本身。多尔批判泰勒模式充斥着教育本质的工具主义或功能主义的观点,在此教育不是自己的目的,并非来自于自身;它指向外在的目标并受其控制。笔者认为,多尔的后现代主义课程具有生成性、开放性、对话性、选择性的特点,顺应了人本化、个性化时代的特点和需求,是对泰勒现代课程理论的一种发展和补充,也是研学旅行课程个性化、人本化的重要理论依据。

三、研学旅行活动课程的操作模型

研学旅行课程是一种学习场所在校园之外、持续时间在2-3天以上、包含了吃住行等方方面面的一种综合社会实践课程。研学旅行课程面临安全、费用、学业、活动,以及家庭、学校、社会等多重问题,课程实施不仅要体现教育性,更具有高度的复杂性、严峻性。为此,笔者根据研学旅行课程的理论基础和多年的研学旅行实践经验,提出了三阶段四环节研学旅行课程开发与实施模型、一中心四部委研学旅行课程组织与管理模型,以及三阶段四环节研学旅行主题班会课程模型。三类课程三位一体,共同构成一个立体化、丰富化、操作化的研学旅行课程系统。

三阶段四环节研学旅行课程开发与实施模型是在研学旅行课程的理论依据和实践依据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一种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课程设计与实施的操作模型。从研学旅行课程实践的视角,可以把研学旅行课程分为课前阶段、课中阶段、课后阶段三个阶段,简称研学旅行课程的三阶段;从研学旅行课程理论的视角,可以把研学旅行课程分为确定目标、选择资源、课程实施、课程评价四个环节,简称研学旅行课程的四环节。把研学旅行课程的理论与实践结合起来,便形成了三阶段四环节的研学旅行课程模型。三阶段四环节研学旅行课程开发与实施模型的提出主要是为了实现研学旅行课程的理论化、科学化、操作化、效能化。研学旅行课程的三阶段是指课前阶段、课中阶段、课后阶段三个阶段。课前阶段是研学旅行活动课程实施之前的准备阶段。这个阶段要做好课程方案上报、选择机构、确定路线、实地考察、方案确定、学生教育等很多准备工作。其中,最核心的是做好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课程目标的确定,第二件事情是组织架构的建立,第三件事情是研学手册的编制。课中阶段是研学旅行的实施阶段。这个阶段要做的事情更多,而且全部是行动,最容易出现混乱和各种问题。概括起来,课中阶段主要包括乘车管理、食宿管理、活动管理三项核心内容。课后阶段是研学旅行的评价总结阶段。这个阶段是非常重要的课程学习阶段,也是很多学校容易忽视和轻视的阶段。课后阶段的主要内容包括研学作业的完成、研学成果的展示、研学成绩的认定等内容。研学旅行课程的四环节是指确定目标、选择资源、课程实施、课程评价四个环节。这四个环节实际上是按照泰勒的现代课程理论四要素来设计的,这是研学旅行课程的确定性、规范性结构,我们还要在四个环节中的任何一个环节融入多尔的后现代课程理论思想,为学生提供更多的选择性、生成性、个性化课程,以实现现代课程与后现代课程的有机整合。

研学旅行课程的一中心四部委研学旅行课程组织与管理模型及三阶段四环节研学旅行主题班会课程,分别用来支撑研学旅行的组织过程和教育过程的科学化、效能化、操作化。一中心四部委研学旅行课程组织与管理模型中的一中心是指每次研学旅行课程实施过程都要以班为单位,建构一个由班主任和专业部长组成的研学旅行课程管理服务中心,负责整个研学旅行的组织管理和服务工作;四部委是指每次研学旅行课程实施过程都要以班为单位,成立学习部、生活部、行为部、活动部四大部委,分别负责研学管理、生活管理、行为管理和活动管理等内容。三阶段四环节研学旅行主题班会课程中的三阶段是指主题班会的课前、课中、课后三个阶段,四环节是指课前的学生自主学习阶段,课中的同伴分享和确立目标阶段,课后的目标落实阶段。一中心四部委研学旅行课程组织与管理模型、三阶段四环节研学旅行主题班会课程模型也是一个复杂的管理操作系统,由于篇幅限制,此处作详细描述。

以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中高考改革、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为政策依据,以陶行知先生的生活教育、泰勒的现代课程理论、多尔的后现代课程理论为理论依据,以三阶段四环节研学旅行课程开发与实施模型、一中心四部委研学旅行课程组织与管理模型、三阶段四环节研学旅行主题班会课程模型为操作模型,系统建构与实施研学旅行课程,可以帮助研学旅行这一教育改革中出现的新生事物走的更快,走得更好。

 



 
 
版权所有:北京敬业乐群文化创意有限责任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18027225号    技术支持:一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