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严敬群大语文资源网(访问量:)
登录 注册
 

打油诗趣闻

发布时间:2019-02-28 18:18:14

打油诗趣闻


 (摘自严敬群主编的图书《词句知识大储备》,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吹牛

古代一干读书人偶然在野外相遇, 互相吹嘘自己的才学,争执不下,最后决定各人吟一首最能表现自己才学的诗定高下。一书生技压“群雄”,勇夺冠军。其诗云:

天下文章数三江,三江文章数故乡。故乡文章数舍弟,舍弟与我学文章。

此诗一出,其他书生再无话说。

 

打油诗摆脱困境

宋真宗时有一个名叫杨朴的隐士,能诗善文,很有才华,但不愿出仕。宋真宗求贤,派官兵把他请去,到了朝堂,真宗问他是否会作诗,他说不会;又问他临行时是否有人赠诗于他,杨朴说只有老妻赠诗一首:“且休落拓贪酒杯,更莫猖狂爱吟诗。今日捉将官里去,这回断送老头皮。”真宗听罢大笑,随即就放杨朴还乡了。

 

打油诗祝寿

古代某书生为一陶姓人家祝寿,献一打油诗道:

奈何奈何又奈何,奈何今日雨滂沱。滂沱雨夜祝陶寿,寿比滂沱雨更多。

诗的前三句把主家气得暴跳如雷,结句异峰突起,神来一笔,使祝寿诗满篇生辉,足见书生运思之妙。

 

三句半

有一种特殊的打油诗,整首诗十七字,民间俗称为“三句半”。相传古时有一书生,自视甚高,恃才放旷,常自诩自己出口成章,可惜在实际写作中,就是一首绝句,也常常在念最后一句时卡了壳,只得匆匆用二个字结束,于是获得了“三句半”的雅号。有一次,“三句半”在野外碰到一农家姑娘,诗兴大发,出口吟道:

夕阳照山庄,走来一姑娘。金莲只三寸,横量。

那农家姑娘一听,气得花容变色,叫来家人把“三句半”扭送到公堂,一上公堂,“三句半”一看县官是姓王的,不觉脱口而出:

县官本姓王,一心当皇上。咔嚓只一声,命丧。

县官大怒,当即不分青红皂白,判“三句半”调戏民女,发配边疆。临行那天,“三句半”的舅父前来送行,“三句半”悲从中来,即景生情,开口吟道:

充军到边疆,见舅如见娘。两人齐下泪,三行。

两人下泪怎么会是三行呢?弄了半天,原来是“三句半”的舅父是个“独眼龙”。

 

女人是瓦窑

宋代三苏之一的“老苏”苏洵26岁时,其妻生第二个女儿,邀请朋友赴宴。

一个叫刘骥的朋友乘着酒兴吟了一首“弄瓦”(古人把生女孩称作“弄瓦”)诗:“去岁相邀因弄瓦,今年弄瓦又相邀。弄去弄来还弄瓦,令正(对人妻子之敬称)莫非一瓦窑?”刘骥因友人之妻连生两个女儿,就借机对其戏谑和调侃,充满浓厚的生活情趣和善意的幽默,足以博人一笑。

 

脸长额头高

宋代大诗人苏东坡和他妹妹苏小妹,也喜欢打油取乐。哥哥脸长,妹妹就笑他:“去年一滴相思泪,至今流不到腮边”。哥哥是大腕,也不好惹,看见妹妹额头高,于是就笑道:“未出庭前三五步,额头先到画堂边。”这是多么风趣幽默的调侃呀。

 

老妇反讥苏东坡

宋代广东有一为夫送饭的老妇,是个道地的下里巴人。但她面对苏东坡逃逗性的诗句戏弄,应对自如,反唇相讥,出口成诗,尤为得体。诗云:“蓬发星星两乳乌,朝朝送饭去寻夫。”“是非只为多开口,记否朝廷贬汝无?”这首打油诗前两句出自苏东坡之口,后两句为老妇人所言。当时大名鼎鼎的苏东坡谪贬广东后,几乎家喻户晓,无人不知。显然,老妇人这两句打油诗是针对苏东坡的人生坎坷的,它揭了苏东坡的老底、疮疤,戳到了他的痛处。

 

朱元璋作诗

明朝开国之君朱元璋,出身贫寒,识字不多,是个老粗。但他在登基称帝时,一天却诗兴大发,吟出一首令群臣大惊的《金鸡报晓》诗:“鸡叫一声撅一撅,鸡叫两声撅两撅。三声唤出扶桑来,扫退残星与晓月。”这首诗前两句十分可笑,后两句却气魄不凡。

 

唐伯虎明志

明代的唐伯虎生性孤傲,不愿贪图富贵,写了一首打油诗挂在自己书房里表明心志:“不炼金丹不坐禅,桃花庵里酒中仙。闲来写幅青山卖,不使人间造孽钱。”

 

六尺巷

打油诗还可以缓和紧张对峙的局面,清朝高官张英(康雍年间名臣张廷玉的父亲),其老家宅前有块空地,与吴姓为邻。吴家盖房越界侵占时,家人驰书到京城,想让张英出面干预。可是这位“宰相肚里能撑船”,写了四句打油诗寄回。诗云:“一纸书来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家人见诗,遂拟让三尺。吴氏感其义,亦退让三尺。留下的这六尺地,后人称之为“六尺巷”,至今犹存,传为美谈。

 

春宵一刻值千金

据说清代有个新嫁娘,众宾客酒足饭饱之后,开始大闹新房,欢声笑语,热浪阵阵,直至深夜,还逼新娘吟诗一首,表达新婚之夜的感受。新娘无奈,终于口占一首:“谢天谢地谢诸君,我本无才哪会吟?曾记唐人诗一句,‘春宵一刻值千金’。”众宾客听了大笑,乐不可支,都说“好,好!”有的说:“新娘急了,时间宝贵!”说着乘欢而散,将春宵留给新人。

 

写诗贬官

清朝的康熙是一个颇有文化素养的皇帝。据说他在一次出游中,因一翰林学士把路旁一尊名曰“翁仲”的石人像说成“仲翁”,回宫之后,就因此写了一首反语打油诗:“翁仲如何读仲翁,想必当年少夫功。从今不得为林翰,贬尔江南做判通。”此诗妙在将错就错,以讹反讹。翰林学士把“翁仲”读作“仲翁”,他就在诗中故意把“功夫”、“翰林”、“通判”三词统统来个颠倒,用这一连串的反语冷嘲热讽,奚落戏弄,十分辛辣,而且机智俏皮,幽默风趣,读来可笑而又有言外之意,算得上打油诗中的上品。

 

李调元讽众士子

前清才子李调元也是位打油的高手。据云,李在任两江主考期间,众士子不服,与李吟诗联对。比到最后以麻雀为题,各人吟一首诗。李不假思索,吟出二首打油诗。其一云:

一窝一窝又一窝,三四五六七八窝。食尽皇王千钟粟,凤凰何少尔何多!

其二云:

一个一个又一个,个个毛浅嘴又尖。毛浅欲飞飞不远,嘴尖欲唱唱不圆。莫笑大鹏声寂寂,展翅长鸣上九天。

众士子先是哈哈大笑,继而哭笑不得,最后呆如木鸡。李调元含笑不语,扬长而去。

 

一波三折祝寿诗

相传纪晓岚为某官母亲祝寿时,提笔即写:太老夫人不是人。某官脸上不觉青筋暴露,面色铁青。纪不慌不忙续道:九天仙女下凡尘。该官员转怒为喜,连叹精妙。不料纪大笔一挥,却是:养儿偏惯去为贼。该官员当即昏蹶在地。手下来弄醒他时,纪又续上一句:偷来蟠桃敬母亲。再回头看那官员时,面色灰白,大汗淋漓,狼狈不堪,恰似去鬼门关走了一遭。

 

总督赋诗

自古写诗作文是文人的事,武人多是大老粗,有的连大字都不识几个。其实,武人写打油诗者也不少见。清代陕甘总督杨遇春,一日游张掖大佛寺,见了寺内卧佛,就吟了一首打油诗:“你倒睡得好,一睡万事了。我若陪你睡,江山谁人保?”此诗语言虽粗,但表现了自己保家卫国的抱负,格调很高,读来耐人寻味。

 

强盗装正经

1927年蒋介石建立了蒋家王朝,收罗了各路诸侯,他们表面上道貌岸然,但实际上争权夺利,勾心斗角。于是鲁迅先生写了四句《南京民谣》打油诗:“大家去谒陵,强盗装正经;静默十分钟,各自想拳经。”对他们伪装正经却各怀鬼胎的行为进行辛辣的讽刺。

 

胡适作打油诗

著名的学者胡适有一则故事为人所乐道,1937年“七七事变”后,蒋介石和汪精卫联名邀请全国各界名流人士到江西庐山开座谈会。一次谈话时,蒋汪二人发言过后,胡适即慷慨激昂地发表了一通抗日救国演讲,当时在座的胡健中听后,即席赋诗一首: 

     溽暑匡庐盛会开,八方名士溯江来。吾家博士真豪健,慷慨陈词又一回!

     语中戏谑之意显而易见,胡适当即以一首打油诗回赠:

     哪有猫儿不叫春?哪有蝉儿不鸣夏? 哪有蛤蟆不夜鸣?哪有先生不说话?

     四句反问,饶有风趣,据说当时蒋介石听了也忍俊不禁。

 

咏纸币

解放战争后期,著名诗人袁水拍有一首《咏国民党纸币》的打油诗,也很有意思。诗云:“跑上茅屋去拉屎,忽然忘记带草纸,袋里掏出百万钞,擦擦屁股满合适。”这是对国统区通货膨胀的幽默讽刺,反映国民党的经济危机和政治黑暗。语言风趣逗人,俚俗可笑。

 

挤公交

打油诗又能放松压抑心情,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在一次挤公交车时写下一首打油诗:“这次来车更可愁,窗中人比站前稠。台阶一露刚伸腿,车门双关已碰头。长叹息,小勾留,他车未卜此车休。明朝誓练飞毛腿,纸马风轮任君游”。

 

聂绀弩作打油诗

作家聂绀弩在受迫害劳改期间,田间拾稻穗,写出“不用镰锄铲镢锹,无须掘割捆抬挑。一丘田有几遗穗,五合米需千折腰……才因拾得台身起,忽见身边又一条”,在厕所掏粪时写出“高低深浅两双手,香臭稀稠一把瓢”的打油诗。

 

干部下乡

五十年代,有一首《干部下乡》的民谣打油诗:“下乡背干粮,干活光脊梁。早上挑满缸,晚睡硬板床。”反映的是解放初期干部清正廉洁、以身作则、吃苦耐劳的精神。

 

打油诗吹牛

把打油诗的吹牛功能发挥得登峰造极的当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在那个诗界泰斗也写出“杨家有个杨大妈,今年年纪五十八。身材长得高又大,浓眉大眼阔嘴巴”的“全民皆诗人”的年代里,涌现出了许多“农民诗人”,有四首打油诗当属“代表作”:

(一)

种个南瓜像地球,架在五岳山上头。把它扔进太平洋,地球又多一个洲。

(二)

一个稻穗长又长,黄河两岸架桥梁。十辆汽车并排走,火车开来不晃荡。

(三)

一头肥猪大又长,猪身横跨太平洋。猪背可以降飞机,猪身成了飞机场。

(四)

稻堆堆得圆又尖,社员堆稻上了天。扯片白云擦擦汗,凑近太阳吸袋烟。

 

咏原子弹

陈毅外长写了《咏原子弹》的打油诗:“你有原子弹,我有原子弹,大家都有弹,协议不放弹。”这是针对美帝的核垄断、核讹诈和核威胁的,表明中国政府的态度和立场。

 

莫猖狂

七十年代,“文革”动乱中,许世友将军写了《莫猖狂》打油诗:“娘们秀才莫猖狂,三落三起理应当。谁敢杀我诸葛亮,老子还他三百枪。”矛头直指江青反党集团,表示坚决要保护邓小平同志的决心。

 

竹上打油诗

下面这首打油诗完全可以表明它所产生的那个特殊时代:

人说峨眉天下秀,我说峨眉秀个球;不是成都搞武斗,哪个龟儿子到此游!

用四川方言写四川的事,语言通俗而富有生活情趣。成都搞武斗是文化大革命的产物,此诗应该是创作于1967年至1972年间。据说是在峨眉山的一棵竹子上发现的,没有署名。

 

夏衍仿写打油诗

1974年,文化名人夏衍在狱中,模仿清代《剃头》诗写了《整人》诗:“闻道人须整,而今尽整人。有人皆可整,不整不成人。整自由他整,人还是我人。试看整人者,人亦整其人。”揭示了“文革”中整人的社会现实,反映了作者处逆境而达观、洒脱的心态。

 

咏臭老九

文革”之后,大文豪郭沫若在悼念被迫害致死的阿英同志时,写了《咏臭老九》的打油诗:“你是‘臭老九’,我是‘臭老九’。两个‘臭老九’,天长又地久。”发泄了自己的愤懑之情。

 

感时

某些歌星在媒体和追星族的狂热吹捧下,其出场费动辄几万、几十万,高得令人咋舌。周绍麟在《光明日报》上发表的打油诗《感时》,抨击此类怪现象:“建功何必到边庭,管弦强如军号声。一曲恋歌钱十万,英雄谁敢比歌星?”

 

自题诗

著名学者、翻译家杨宪益的《自题》诗,简洁明快,其调侃味儿更浓:“少小欠风流,而今糟老头。学成半瓶醋,诗打一缸油。恃欲言无忌,贪杯孰与俦?蹉跎渐白发,辛苦作黄牛。”

 

试放牛山之屁

北大教授、作家张中行先生也写过一首打油诗,题为《试放牛山之屁》:“无缘飞异域,有幸住中华。路女多重底,山妻欲戴花。风云归你老,世事管他妈。睡醒寻诗兴,爬墙看日斜。”“牛山之屁”指志明和尚所作《牛山四十屁》一诗,周作人曾把这种“牛山体”当做打油诗的别名。

 

咏检查

一些讽刺社会上不正之风的打油诗,也写得深刻辛辣,入木三分。熊楚剑1985年写有《西江月》咏“检查风”:

平日高高在上,年终大搞检查。钦差巡按一车车,到处焚香接驾。顿顿佳肴美酒,人人有吃有拿。验收保证挂红花,管你是真是假。

另一首自度曲《迎检查》,为周心培所作,写得更夸张有趣:“检查、视察,官儿小、架势大!忙得俺整日乱如麻。工作餐怎把嘉宾迎?鸡飞过墙头,狗躲到床下,水鳖儿抬身价。东市买黄鳝,西市觅龟蛇,吃喝光也挣块花牌挂!”

 

李敖的打油诗

胡适对李敖说过:一个人只有做好了打油诗,才会成为真正的好诗人。在台大读书期间,也是李敖诗兴勃发的时期,几乎达到无事不可入诗,无人不可入诗的地步。李敖绝不拒绝爱情,这是他如今给人的印象,但在大学读书期间,他有一段时间却患了“恐女症”,经常想到女孩子“可厌”的一面,想到她们的小气、浅薄、虚伪、虚荣、臭架子、短视、装模作样、爱利用人、真浊不分的污秽、自私、不尊重人,在男人成功后,她们带着虚荣的心情去追求,而当男人沦落的时候,她们则理也不理你。为此,李敖带着一种愤慨口占一绝:

  三月换一把,女人如牙刷。但寻风头草,不觅解语花。

  大学生活虽不尽如人意,但也不乏快乐,既能过下去,何必惹麻烦?所以,他自称乐天派,在1958年“五加五月三乘七日”成诗一首:

  冲决人间烦恼网,如今我是乐天派,人不我知我不愁,你说奇怪不奇怪?

  当年学贯五车书,睥睨俗子笑凡夫,如今已是穷途客,不效阮籍不恸哭。

  1958年10月30日,在给朋友的一封信中附诗一首:

  聪明返糊涂,惜迷不偷鸡。女人anti掉,整日笑嘻嘻。

  当日又有两首打油诗:

  三加六是九,九减二是七,算术真不坏,念之笑嘻嘻。

  九减三是六,六加二是八,七八共十五,算对笑哈哈。

  1958年11月9日,李敖与青潮社一起参观乌来,洗脚于瀑布之下,泉水清冽,极其舒畅。第二天,在课堂上灵感忽来,成“乌来观瀑诗”三首。

  其一:

  当年初至看瀑布,水复山重迷失路。前度老子今再来,世变浮云已非故。

  流水呜咽若为情,万语千言空独诉。白练如雪下丛山,一泻往史无归处。

  其二:

  千山飞急瀑,相看气何如?泉水清可饮,不必“大茶壶”。

  其三:

  此瀑浑何似?急雪下千山,万里均裸体,裤子都没穿。

  乌来瀑布,深受李敖眷恋,山水之间蕴藏无穷趣味,难怪李敖成此妙诗绝句!

  一天晚上,李敖一个人在宿舍,先练习一会儿书法,接着读了一会儿书,李敖暗暗决定:以后每夜也要如此度过,方觉心安气定,这时一同屋回来,告诉李敖一件烦恼事,李敖回答:“一任其浮沉耳!”随后感叹道:“呜呼李敖,复何言哉!吾万念俱灰,只一念之常在吾心中,即‘努力把我锻炼成一个极了不得的人物,’他们都是不行的,他们都是‘完人’(完蛋的人,完了的人),他们是不能与我相提并论的,我也不拿我自己同这些毕竟是俗胚子去比”。随后赋诗一首:

  万事莫过读书乐,读书真是快矣哉!百尺竿头频独语:“只须努力不须哀!”

  李敖提倡一种“漫无心肝的忘怀主义”,任何俗事都不足挂怀,并因此赋诗曰:

  芝麻大小事,一笑可了之,吾本忘情者,向不费心机。

  老眼空四海,哈哈又嘻嘻,无人能愁我,包括赵依依。

  1958年11月11日,是李敖非常懊丧的一天,因为他发现自己以前一向认为很美的两个女孩子忽然变得很丑,或者说他觉得很丑,而且每个女孩子的弱点都被他一眼或慢慢看了出来,他真感到厌倦,回想起以往与女孩子的交往,他真感到后悔,想都不愿想了:

  相望默无语,去去复何言?劳燕从此逝,瓢泊转冥顽。

  他决定,从此以后一定不为女孩子了解。

  每年一月,都是台大学生最为忙碌的考试时间,无论平时多么懒惰的学生,现在为了混个及格,都开始往图书馆、教室跑,一时间,平时门可罗雀的图书馆和教室顿时人流如潮,拥挤不堪。李敖自然此时也加入到这一行列,并有多诗咏叹,其一咏考试时图书馆奇象:

红男绿女在一起,馆门开处拼命挤,斯文扫地不得已,忽然一角讲起理,

两条大汉抢一椅,甲说“有种就出去”,乙说“老子揍死你”。

在至性的性格中,李敖的表情百分之百都是忍俊不禁的态度,连他自己都奇怪自己竟是这样的老是笑嘻嘻的,顺手做打油诗三首:

不恭有李敖,专门爱胡闹,到处卖金丹,丹名“开口笑”。

开源源不来,见账不见财,何年铸金棍,一棒捣债台。

天气特别凉,很想马宏祥,应该多喝酒,不可再牧“羊”。

同日晚读书,甚倦,想起如此读书,但入不敷出,一股苦恼涌上心头,不由口占一首《借债歌》:

本想不借债,不借活不成,何处去借债? 财主张窃霭蓥。


 
 
版权所有:北京敬业乐群文化创意有限责任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18027225号    技术支持:一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