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严敬群大语文资源网(访问量:15429)
登录 注册
 

张丽钧《姐 姐》

发布时间:2019-03-13 17:46:23

姐  姐

张丽钧


(摘自严敬群主编的《神笔阅读与作文》图书,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这是一个高中女生写的作文——

奶奶80岁那年,身体状况越发差了。爸爸妈妈从劳务市场请来了一个小保姆。一进门,奶奶就乐了,说:“这下好了,我又多了个孙女。”

爸爸赶忙让小保姆招呼“奶奶”。小保姆柔声地叫了,奶奶高声地应了。

第二天傍晚,趁着小保姆扶奶奶出去遛弯,爸爸郑重地把我和妈妈叫到他的书房,说:“现在,咱们成了五口之家了——既然老太太让人家小保姆叫了奶奶,那咱就得真对人家像对亲人那么亲。丫头啊,以后说话可要注意着点儿了!比如说,当你老爸我理发回来,你不能再张嘴就说:难看死了,简直就是一农民!现在,‘农民’进门了,并且,成了你姐姐,所以,你说话应该照顾到姐姐的尊严。还有,你每天临上学的时候,要在跟奶奶、爸爸、妈妈说过再见之后,跟姐姐说再见,不能像今天早上那样,在跟我们仨打完招呼之后跟你的猫咪说‘拜拜’。记住了吧?另外,老婆啊,一家人聚在一起的时候,别总是炫耀你买一件连衣裙就花掉了几千元,那丫头家在贫困山区,听你这样说心里会不好受的。还有你的化妆品,你要是不想让那丫头用呢,就把它放在不方便她使用的地方,如果你放在梳妆台上,就等于乐意和那丫头共用。我希望咱们都像待老太太的亲孙女那样待那丫头,让她在家里感到舒心、开心。”

我们按照爸爸说的做了。

姐姐的脸上天天都带着满足的笑。

要过年了。奶奶让姐姐到商店买些过年用的东西,又特意嘱咐她买4个装压岁钱的红包。爸爸赶忙追上去,用手比划着对姐姐说:“听清楚了吗?是10个红包,可不是4个。”姐姐吐了一下舌头,继而笑着使劲儿点了点头。

我不解地问爸爸:“奶奶分明说是买4个,你为什么让姐姐买10个呢?”奶奶听到了我的话,大声责问爸爸道:“什么?买10个?买那么多做什么!4个就足够了!一个孙女,三个外孙。”爸爸跟奶奶说:“您看您,说错了不是?您怎么会只有一个孙女呢?您不是有两个孙女吗?出去给您买红包的孙女咋就忘了算上了?人家一口一个奶奶地叫着,干活又那么卖力气,有了好事儿您可不该忘了人家啊!”奶奶说:“好吧好吧,是俩孙女!可那也用不着买10个红包啊!”爸爸说:“我要是跟让那丫头说‘是5个不是4个’,她一定觉得奶奶本没想到有她的份儿,是这个叔叔后来硬给加上去的,她接受起那红包来该多不自在啊!我要是把‘4’改成‘10’呢,那刚好是她乡音中容易混淆的发音,她会误以为是自己刚才没有听清楚,到时候,她接受起那红包来不就自然多了吗。——那富余出来的5个红包也糟践不了,明年啊,一定都能派上用场!”

姐姐接过奶奶递过来的红包时,流下了眼泪。

转眼4年过去了,别人家的保姆换了又换,我家的保姆,却始终是这个姐姐……


作家谈创作感言:

接触到这个故事的雏形时,就有了将它写成一篇文章的冲动。“爸爸”的心是那样细,他对“姐姐”的刻意呵护让我们觉出人际关系的美好。在我看来,我们评价一个人人品的高下,只须看他对待卑微者的态度。


名师说写作借鉴:

一个简单的故事,一种美好的情感,一份诚挚的感动。好的散文,从根本上说写的是感情体验,写人写事都只是表面现象。感情体验就是“不散的神”,而人与事则是“散”的可有可无、可多可少的“形”。本文通俗易懂,不着华彩,而美,全在字里行间渗透的作者对美好人际关系的赞美,这未尝不是作者情感追求的“世外桃源”。有此情感立基, 便有了文章的灵魂。而外在结构,核心在于细节,比如对文中爸爸的语言,作者就进行了细致的描写。

可见,写真实自我及由此生发的个性口语、感情体验和细节描写,就是写好散文的要领。(陆炎)

 


 
 
版权所有:北京敬业乐群文化创意有限责任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18027225号    技术支持:一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