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严敬群大语文资源网(访问量:)
登录 注册
 

刘继荣《谁在惦记着你》

发布时间:2019-03-13 17:49:09

谁在惦记着你

刘继荣


(摘自严敬群主编的《神笔阅读与作文》图书,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快下班的时候,我无缘无故地喷嚏连连,同事说,谁在惦记着你呢!

窗外没有阳光,天空是制服般的冷灰,厚实的的严谨,连微笑也是公式化的,谁在惦记着我呢?

谁会惦记着你所在的那个城市的气温,谁会惦记着你很久以前说过的一句话,谁会惦记你是不是开心,又是谁惦记着在深夜里发一个短信给你?

想起一个人,一个许久没有联系过的朋友。她曾经说过:我不美丽,不勤劳,也不勇敢,可是我善良,我是你从任何搜索引擎上也搜不到的好朋友的人选。

上大学时,她在我的下铺,不爱说话,每次我感冒都会从下面缓缓升起一个杯子,是我最讨厌的温吞的白开水,然后是更令我厌恶的各种颜色的药片,喝光水,把药片就顺手夹在床头一本同药一样枯燥的书里。后来,我偶尔打开那本书,里面黄黄白白的小药片,那么精致而玲珑,几乎隔几页就会有,那些经年的药片,像是当时没有认真看后来才读懂的留言,整本书都有清淡的药香,一下子,鼻子酸,眼睛也酸,忽然就有了感冒的症状,才知道,感冒实在是一种幸福的滋味。

想起一个人,一个很久以前的朋友。他曾经对我说:你是我疲惫中尚能前行的借口,是我跌倒后还能快乐的理由,而我只希望是你的左手,那个笨拙的、懒散的、有些无所作为的却一生也不能少的朋友。利用邻座之便,他收藏我写过的所有纸片,他语气淡淡地说,有一天,这些收藏品会卖高价的,我的后半生全指望它们了,你一定要不停地写。

后来,我果然感受到了左手的威力,他总是会在我的右手消沉下来的时候出现,有时是一封简单的信:眼病得了很久,也许看看你写的东西,症状就会缓解,让我哭一场吧,流泪可以把眼睛冲洗干净,从麻木的状态中苏醒过来。我会拿起笔,认认真真地写,写生活中可以让他和别人感动到流泪的文字。有时候他只给我一句话:生活太重了,给我一个笑的理由。我知道可能是我的文字过于伤感了,只有那个时时关注着我的人,才会用这样一种独特的方式提醒我。

日子如流水一样地过,奔波在烟火红尘里,永远地忙忙碌碌,不知不觉间,我们在人海里走散了,失去了彼此的消息,可是我仍然牵挂着他们,相信他们也一定会惦记着我。那些曾经从心底开出的花儿,在匆匆的流年里会老去,所有的花瓣都飘散之后,却留下了一粒粒晶莹的种子,在某一个不能预见的日子,繁花会开满光阴的两岸

窗外已经开始飘雪,细而碎的沙粒一般的雪,满天满地无处不在。

也许惦记着我的是年迈的双亲吧?他们打电话来永远是那样的几句话:家里都好,你很忙,不要惦记我们。可是他们却一直一直地惦记着我。

雪大起来了,大片的雪花,旋转着飘飞着,落下来,落下来,纤巧的娇憨的落花,厚厚地堆积着,它傻傻得只会爱,所以才不会碎,不会痛。

“刘继荣,刘继荣!”谁在大雪里锐声叫着我的名字。我连忙答应着,随即一个小小的身影冲了过来,我的儿子已经哭得泣不成声:“你的手机怎么总联系不上?预报今天有寒流,有大雪,我一直以为你跌倒在雪地里,你怎么会这样?刚才我喊妈妈,那么多妈妈都跑过来,我只好叫你的名字了。”自从我生一场大病之后,他常常是天气预报的热心小观众,关照我添减衣服,而且关照好自己不要感冒,有时候他絮絮叨叨地告诫我的时候,我真的会怀疑他是不是只有十岁。

“要过马路了,小心车。” 那么熟悉的声音。

我过马路的时候,永远都是让人担忧的心不在焉,最早是父母无数次地叮嘱我,并且不辞辛苦地送我去学校,后来在外地上学的时候,总是好朋友揽住我的肩,和我一起过去,再后来是老公紧紧抓住我的一只手,现在他到外地工作了,我的孩子又抓住我的手。他第一次焦灼地喊的是:“汽车小心啊,快让开!我妈妈要过马路了!”仿佛我是一辆坦克,一不小心就会把别人的车撞坏。他喊得那么响,匆匆过往的行人,淡漠的脸上都有了明亮的笑意。

北国的寒风是锐利的,儿子拿出一条长长的红围巾给我系上,那是他亲自为我挑选的。路灯亮起来了,数不清的雪花舒展着玉色的小翅膀,满世界地飞舞,我们仿佛走在涌动的花海中,整个天地间都是令人恍惚的落了又开的繁华。

注:发表与《婚姻与家庭》,被《读者》等杂志转载。

作家谈创作感言:


这篇文章,源于一场大雪,风雪中的我跌跌撞撞,四顾茫然。却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来接我的,是上一年级的儿子,且带来一条温暖的围巾。而这时候,许多家长,正匆匆忙忙地奔向学校,呼儿唤女。站在风雪之中的我,感受到异样的幸福。

三十年的岁月里,我遇见过很多东西:大到生命垂危,小到工作生活上的烦难。而一次又一次,我都艰难地走出困境。许多朋友,赞叹我的坚强,可是,我想告诉他们:这个坚强的母亲背后,站着一个小小的男子汉,他以幼小的臂膀,支撑着我,并和我一起走过风雪。冷的是风,而暖的是爱。

有许多人,许多事,都是无法忘记的。惦记和被惦记,都是幸福而快乐的。亲爱的孩子,如果,你是个一直都在被惦记的人。请你一定,也给你的亲人或者朋友,一次同样的幸福。

文章的标题,使用了一个疑问句,然后让这个疑问贯穿始终。明线是这个疑问,而暗线是一种被惦记的幸福感。两条线索交织的地方,便是雪中的感受:路灯亮起来了,数不清的雪花舒展着玉色的小翅膀,满世界地飞舞,我们仿佛走在涌动的花海中,整个天地间都是令人恍惚的落了又开的繁华。

名师说写作借鉴:


文章要有波澜,就必须对题材进行全面的认识,在结构安排上要能有点起伏。如果平铺直叙,有些场面和细节就不会被写出来。也许有人认为,就这么一件事,很平常,只要把前因后果说清楚就行了,细部可以忽略,过渡没有必要,“我”的心理活动在文章中多余……按这种不动脑筋、“偷工减料”的主张,写作似乎是一件不需要技巧的事。我们在叙述一件事时,应当想到,可不可以变化一下叙述的顺序?能不能“卖个关子”?,可不可以“引而不发”?要不要在什么地方宕开一笔,舒缓一下节奏?……总之,竭力避免平铺直叙,想方设法吸引读者.就一个题材多练习几次,试着用两种以上的结构方法反复琢磨,以期“找到感觉”,不愁克服不了下笔无神的毛病。


 
 
版权所有:北京敬业乐群文化创意有限责任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18027225号    技术支持:一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