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严敬群大语文资源网(访问量:7160)
登录 注册
 

【解读】实景演出该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2018-09-12 10:24:19

【解读】实景演出该何去何从?


实景演出是近年来在国内盛行的一种演出模式,是一个以真山真水为演出舞台,以当地文化、民俗为主要内容的演出形式。业内对实景演出的近代起源众说纷纭,其中有一种观点认可度较高:实景演出缘起于景观歌剧。 1986年, 以威尔第剧本为蓝本创作的大型歌剧《阿依达》在埃及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前演出,从而使《阿依达》成为世界上第一部大型景观歌剧。而国内的实景演出开篇则是张艺谋团队的《印象·刘三姐》。 从2004年《印象·刘三姐》公演以来,实景演出在国内形成一股热潮。 从漓江到丽江,从嵩山到泰山,从西湖到鄱阳湖,短短的几年时间,实景演出已经在中国的各大旅游景区呈现遍地开花之势。 各地都在积极开发当地的旅游文化资源,企图通过气势恢宏的演出来提升当地的知名度,带动旅游产业,弘扬当地文化。 


根据 2016“演艺北京”博览会上发布的《2015-2016 中国旅游演艺报告》,2015年全国旅游演出观众达4,713 万人次,较 2014 年增长 31.2%;2015年全年在演剧目有195台,2015年旅游演出实收票房达 35.7 亿元,较 2014 年增长 31.7%。 为了迎合大众的审美消费需求,赢得观众及追求票房,实景演出的开发与发展势头越发迅猛。 自2005年开始至今,全国投资“百万元”以上、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旅游演艺节目已达近三百个。 从数据上看,实景演出正处于一个如日中天的发展阶段。 然而,笔者认为实景演艺的发展正如经济发展一样,高速的发展一定有其潜在的问题,实景演出发展遇到的最核心问题为趋同性:创作团队“两线多点”的格局难以打破;“高投入,大手笔”的舞台过分奢华;跟风盲目投资,缺乏对项目的风险评估等。 


如果说实景演出中票房收益不良、成本过高是显性问题的话,那么本文讨论的一系列趋同问题就是所不易觉察的隐形弊病。 它存在的危害,对于实景演艺业的发展才更为致命。 如果长时间地放任这个现象,那么实景演艺产业发展将会举步维艰,牵动政策资助的旅游产业也会受损。 因此,如何能从根本上保证实景演出的良性发展,就需要我们对实景演出趋同性问题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 


一、 创作团队的单一化


国内实景演出创始人之一的梅帅元将实景演出现状概括为“两线多点”。 “两线”中一条是指张艺谋、樊跃、王潮歌的“印象”系列,包括《印象·西湖》《印象·丽江》《印象·海南岛》;另一条是梅帅元团队的系列作品,包括《禅宗少林·音乐大典》《中华泰山·封禅大典》《天门狐仙·新刘海砍樵》等。 “多点”是指分布较广,包括陕西的《长恨歌》、河南的《风中少林》、新疆的《梦回楼兰》等实景演出,其中电影导演陈凯歌、冯小刚也有涉足。 

纵观国内大型的实景演出,我们发现基本都出自山水盛典文化公司,而除去张艺谋团队的“印象”系列,基本都在一个“百家齐放,百家无名”的阶段。 就“印象”系列而言,仅有《印象·刘三姐》获得经济上正面的收益。 在实景演出创作团队的构成上,就存在一个单一化的问题。 能真正获得较好绩效并带动旅游产业发展的,只有梅帅元团队和张艺谋团队。 比如泰安的“封禅大典”,就结合了当地旅游业,打造了“登泰山、看封禅、逛东街”的良好口碑;河南的“少林禅宗大典”则在梅帅元导演、黄豆豆舞蹈、易中天任顾问的强强组合下,营造了“半缘演出半缘禅”的意境。 目前,创作团队的单一性问题,主要体现在团队具有垄断性,“两线”未能带动“多点”的发展,导致凡是未被挂上“梅家军”或是“张家军”帅印的实景演出,绩效大多不佳。 这些运营团队,可能是缺乏明星效应及相对的经验,尽管重金打造,经济与文化效益并不理想。 


二、 舞台美术的雷同化


对于实景演出的舞台美术呈现,不可否认,数字科技为舞美技术增添了必要的手段,尤其对于实景演出而言,由于演员置身在真山水的舞台上相对较小,灯光和多媒体的运用是必须突出的。 然而对此的运用,容易产生一种误区的偏向性:就是围绕视觉和听觉效果而无限地提升灯光和多媒体的强度。 这种偏向性就导致了舞台美术的同质化。 绚炫的灯光、五花八门的多媒体与音效、鲜艳的服饰等堆砌而成的所谓 “宏伟景观”造成演出的原真性流失、以视觉冲击代替观演交流。 观众对过多的元素应接不暇,在回味剧目的内在主旨时,发现脑海中几乎都是舞美影像和多媒体呈现。 剧中说了什么故事、什么典故基本都已经不再明晰,实景演出的文化价值被淡化。 因此,如何合理地审视舞美语汇与多媒体技术在实景演出中的运用,便成为一个紧迫的问题:既不能剥离实景演出的文化意义,又要通过舞美和多媒体把文化内涵的原汁原味呈现出来。 比如“少林禅宗大典”就做得比较成功,开场时利用五束光的艺术,分别打亮五位修禅僧人;音效更多时候运用“大音希声”来体现禅宗的奥义;结尾时简约的灯光打出习武的僧人。 大家看完会记住演出带来了什么,而不是被炫目的灯光和喧嚣的音效牵着鼻子走。 

还有一点,在商业化的大背景下,不少创作团队,尤其舞美设计方面,并不是为了通过实景演出来复兴文化的崇高理想,而仅仅是为了利益。 因而一个团队同时会接几个项目,由于项目较多而不得不将某种“万金油”式的经验生搬硬凑,甚至复制。 这对于山水实景演出强调地域特色、地域风情、地域人文来讲,可以说是大忌。 实景演出并非一般的戏剧舞台演出,它关乎一个地方的形象和文化发展。 


三、 缺乏与其他产业相交互的产业模式


实景演出产业发展运营中,人们的关注点基本都局限于实景演出本身。 “一次性消费”的思维比较明显——人们关注如何卖好几张票,如何多卖几张票,而忽略它与其他产业的关联。 实景演出终究是旅游产业的一部分。 地方政府的目的是通过它来带动当地的旅游和复兴当地文化。 可是当下实景演出并没有科学地与相关产业结合,更没有很好地开拓与其他产业的交互。 比如在演出开场前,一些大型的实景演出都会对某些名人的字画做一个推销。 而在我看来仅仅利用开场的一些时间来赚取一些低廉的利润是远远不够的。 只有让实景演出与关联产业结合,交叉融合成富有绩效的模式,才能产生综合效益。 这主要体现在两种交互形式上的缺失:一是旅游企业没有与相关文化部门融合为一体来整合资源优势,各自个性优势没有进行科学评估,具有独特文化艺术价值的旅游产品比较少。 只有突出旅游产业的文化艺术性,才能使单纯的实景演出成为优质的旅游观光产品,这一点上《印象· 刘三姐》融合得还比较成功。 二是通过实景演出来开发具有体现实景演出主题的旅游产品还很不够,围绕演出的延伸产品开发没有经过系统研究,也没有专门的论证与设计。 实景演出亟待突破其原有的产业边界,进而吸引越来越多的游客和消费者,使文化艺术产业具有越来越强的旅游功能,而对应“文化艺术产业化”的政府命题。 演出与旅游两大产业融合不足,文化艺术旅游业的优势和广阔的发展潜力自然单薄。 实景演出既属于文化产业,又具有旅游产业的属性,而且二者均是一种地方性的文化符号,所以它不同于文化产业的其他一些演艺形式,与其他产业交互发展还是有其独特的优势。 网络产业、金融产业、高科技产业,甚至影视产业都可以和实景演出协同交互,共同发展。

四、 盲目跟风投资的弊端


实景演出的筹划承载着政府和企业两方面的厚望,一方面政府希望通过实景演出进行招商引资,加快地方建设,拉动经济发展;另一方面投资方希望通过政府相关优惠政策获得大量土地资源,兴建房产物业,以地生财。 实景演出中,需要占用较大规模的土地资源,上千亩的演出用地是很正常的。 与此同时,星级酒店、餐饮、购物、娱乐等项目也引入实景演出节目,目的在于吸引众多游客。 比如承德市双滦区的园区核心项目《鼎盛王朝·康熙大典》,占地3000亩,分两期建设,一期计划投资20亿元,二期计划投资20亿元,以推动文化产业为本,将演艺、影视、娱乐、养生、餐饮、购物、商住、展示八大功能融合为一。 与此同时,一些成功的实景演出景区的周围也因为演出的成功形成了辐射效应,比如《印象·刘三姐》的热映,让周边的土地价格翻番,这就是实景演出带来的商业价值。 如原负责《印象·刘三姐》项目的总经理黄守新也是看中此商机,开始另立门户,建起了以开发商业旅游地产为主营业务的海湾智库有限公司。 黄守新公司在承接《梦幻北部湾》的同时,也“取得了演出地所在的洲墩岛和针鱼岛 975亩土地的开发权。 按他的计划,这个地方会分为实景区、国际码头风情区、国际会展酒店区、艺术家创作园区,进行商贸、餐饮、酒店、娱乐等在内的开发。 2011年 3 月新签订的广西玉林容县绣江两岸文化旅游景观项目中,黄守新的公司获得1300 亩的项目规划用地”。 《印象·刘三姐》获得了巨大的市场成功,全国各地大型文化公司似乎发现一个新大陆,于是便产生了笔者所总结的盲目的跟风投资。 如《印象·海南岛》,尽管顶着“张艺谋”总导演的光环,但经营一年多后,严重亏损,随后国企海南旅游控股集团将 55%股权作价 2750 万,低价转让给深圳天利地产集团有限公司。 开封市政府和海南置地投资 1.35 亿的《大宋·东京梦华》也因当地游客承载量不足,导致经营业绩不佳,政府将手持的 49%股份转让给海南置地集团,成为民营性质演出。 尽管股权调整后,演出经营状况稍有改善,收支基本平衡,但并未像《禅宗大典》一样,给当地经济带来太大的影响。 

五、 “去趋同性”的对策


如上所述,实景演出的各种趋同现象,可以说阻碍了实景演出的健康成长。 实景演出是文化复兴的希望,同样也是一个地区的风貌,我们必须坚持发展的同时,考虑如何去除同质现象,为此,本文提出以下几点建设性意见。  


首先,要打造专业化的实景演出团队。 践行实景演出,我们一定要做到因地制宜。 是什么地方的演出,说的是哪一方的山山水水,就必须要请当地本土的文化名俗方面的专家,听取他们的意见和见解,以演出表现的艺术价值和文化核心来构建团队,而不是谁名气大就请谁来组建创作团队。 团队的专业性需要评估,既需要有实景演出创作经历,又需要在艺术及人文理想上具有探索精神的团队,一些知名的艺术院校也可以参与到相关实景演出中来,使实景演出的创作团队更加专业,更为宽泛。 同时,实景演出的人才储备和培养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 艺术院校应该增设实景演出相关的培养方向。 实景演出的编导、设计、策划与话剧影视业还是有区别的,影视导演可能画面感比较强,话剧导演可能叙事能力比较强,而实景演出的创作需要既不丢失画面感和叙事能力,又能够讲述当地的文化,服务于旅游大产业。 只有从人才储备入手培养更多相关人才,才能够夯实实景演出产业的人才基础。 


第二,实景演出要与多产业协同发展。 据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教授测算:未来五年,中国文化产业要成为国家战略性支柱产业,其增长比例至少每年要达到15%以上。而业内普遍共识是:文化创意产业是文化产业的核心竞争力。 当前在网络化和产业深度融合发展的趋势下,互联网已成为文化创意产业生产和消费的重要平台。 未来的文化产业尤其是文化创意产业亟待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而对于实景演出而言,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完全可以实现在观演的同时用该剧目专门的APP应用来进行一个深度互动。 在手机APP应用中我们可以更清楚、更直观地得到演出的信息,不会因为座位的原因看不清舞台的动态。 演出结束后我们还可以通过互联网手机平台进行交流互动,而运营商则可以通过福利的发放,让实景剧目的观众更多地参与评论分享,从而真正通过互联网产业让实景演出“活”起来,而不是看过走人,雁过无痕。 

第三,实景演出要与金融产业结合。 对于文化领域或者文化产品的投资行为都属于文化金融的概念内容。 简单地说,就是将文化产品金融化,比如各种文交所投资交易文化艺术收藏品,以及数字产权交易平台的泛娱乐产品(文学、影视、游戏IP版权)投融资等行为,都属于文化金融概念内容。 实景演出与金融产业的结合也是如此,演出方可以把当地实景演出剧目的名字进行注册商标、在有效的风险评估之后进行金融投资等。 一来是对原创作品实行品牌保护,有力捍卫知识产权。 二来实景演出产业不同于传统制造业,在运作模式、盈利模式、金融需求等方面存在较大的差别,产业内不同业态也呈现出较大的个性化特点,因此需要专业金融机构提供专业化的产品和服务支持。


第四,实景演出要与影视产业结合。 灵感来源于正在建设中的实景电影演出节目《圆明园》。 山水盛典文化产业有限公司与横店圆明新园在浙江横店共同签署了圆明新园新长春园演出合作协议,携手打造全国首创大型实景电影演出节目《圆明园》。 这是中国山水实景演出创始团队——山水盛典团创制的新一代旅游演艺产品。 就影视基地而言,横店可谓具有得天独厚的布景与场地的资源。 而实景电影不同于普通的电影,它更注重细节的呈现,为观众描绘更细致、更具临场感的观演体验。 同样的,不仅仅是影视城可以为实景演出所用,反过来实景演出的场地也可以建立影视基地。 比如河北省承德的双滦区正在《鼎盛王朝·康熙大典》场地的周围建立一个影视基地用于电影的拍摄,向实景演出的场地取景。 这种互惠互补的产业结合模式,才可以让实景演出走向一条更宽阔的路。

第五,要采用科学的评估体系,杜绝跟风投资。 再拿《印象·海南岛》的例子来说,其经营失败多归因于地理环境因素:其一,海口市作为旅游过境地,没有过多可观赏景点,大多数游客都不在海口停留;其二,从国际旅游胜地三亚到海口路途较远,需三个多小时车程,哪怕三亚常年的旅游人数较多,但对于行程较紧张的旅游团都甚少选择到海口观看演出;其三,海口虽然拥有国际机场,但旅行社为节省成本,大都选择早、晚班的航班,早班太早、晚班太晚,都赶不上演出时间。 这些因素,海口市政府当初并没有考虑到。 实景演出有它的特殊性,天气与气象因素也非常重要。 如大型实景演出《天骄成吉思汗》,当地政府在筹划演出项目时,并未考虑到气候环境因素就盲目招商引资,耗资 2 亿在 7500 亩土地上打造了一台年上演场次仅 20 余场的大型山水实景演出,造成演出运营以失败告终。 因此,一个科学的评估体系对于实景演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这个评估体系,必须考虑演出的多个因素,其中包括天气、成本、地理位置、人力资源和资金支持等方面。 实景演出不同于其他演出,它避免不了“靠天吃饭”的命运,一些灾难性天气常发生的演出地和过于炎热或寒冷的天气,都会让实景演出的生命力大大降低,甚至无法持续。 而地理位置对于演出来说也至关重要,随着距离市中心的里程数增加,观看实景演出的机会成本也会大大提升。 距离越远,游客选择观看演出的概率就越小。 成本、资金和人力资源的重要性同样不言而喻。 总而言之,只有在投资演出之前做一个科学的评估,考量各个指标,才能保证让实景演出产生良好的效益。


结 语


从“印象”系列开始,中国实景演出的发展逐渐由“两线多点”慢慢地提升至今,反响越来越好。 然而中国实景演出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一方面来说,实景演出之理论上比较成熟的专家相对较少;另一方面,实景演出是新兴的学问,它需要深度的理论和不断的实践,才能产生好的收益。 这里说的收益不仅是经济或文化效益,而且包括协同提升。 如果两者得不到平衡,都会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从经济效益角度来看,需要多产业协同发展。 从艺术创作的角度来看,需要依靠“借”与“挖”来升华文化价值,从而经营多元化的实景演出舞台艺术。 在实景演出剧目的创作上,不拾人牙慧,不抄袭,不守旧,不重复已有“范本”,不走习惯性的套路。 要大胆去“借”、用心去“挖”。 这里的“借”,指运用独特山水场景服务于故事;这里的“挖”,指借实景的硬件使创作更有艺术个性和鲜明的特征,在思想深刻性与形式艺术性方面刻意求新,追求独特的地域个性,摒除单一和复制的从众心理,注重文化价值提升的创意,警惕“固化”和沾沾自喜。 要永远行走在实景演出求索探寻的路途上,这才能以多样性的创新作品活跃在实景演出的舞台上,才能让更多的观众体验当地的实景演出的个性魅力。 


思考当下国内实景演出趋同性的危害,目的在于引发业内共同关注,让中国的实景演出能够在中国的好山好水上走得更远。 克服趋同现象,将能呼唤更多的人参与到实景演出的研究中来,共同把中国文化通过最绚烂的演出平台展示与世人。 


 
 
版权所有:北京敬业乐群文化创意有限责任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18027225号    技术支持:一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