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严敬群大语文资源网(访问量:9415)
登录 注册
 

雪小禅《灵魂的距离》

发布时间:2019-04-14 19:45:08

灵魂的距离

雪小禅


(摘自严敬群主编的《神笔阅读与作文》图书,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听到一个故事,在故事的最后,我几乎流泪。

是一个猎人的故事。他一生都在打猎,是那个地方最好的猎手,只要他看到的猎物,几乎没有人能得过他的猎枪去,就连最凶猛的虎狼也是一样,所以,他是被人尊敬的,而他自己,又常常被自己这样的战绩而骄傲着。

一天,他又去森林里打猎了,像往常一样,只要进入了他视线的猎物,总能被他一枪击中。而此时进入他视线的,是一只狼,一只两眼着绿光的绝望的狼。

大概那只狼是饿极了吧,他想。因为它看起来惊恐万状,而且十分地狼狈。而此时天又下着小雨,森林里十分的泥泞,猎手和狼对峙着,因为彼此感到了对方的压力。此时,他的枪里,只剩下了一粒子弹。

让他想不到的是,在他举起枪的刹那,狼忽然流出了眼泪。

狼居然流眼泪?他不解地看着眼前的狼,想起那些寓言故事中的狼,几乎都是凭着那种伪善让猎人上了当,而最后把猎人吃掉了。

他再度举起了枪。

更让他震惊的是,此时,狼忽然两腿跪了下来,显得极为哀怨,极为无奈。

他的想法是,这只狼一定是饿极了,一定是没有力气了,此时不击它等待何时?

于是,枪响了。

果然,一枪既中,他不愧为神枪手的称号,当他疲惫地把狼拖到家中时,发现狼的眼睛居然还睁着,他想,这狼还真是死不瞑目啊。

第二天,在解剖这只狼的时候,当刀锋利地划开狼的肚皮时,他呆住了——狼的肚子里,有两只象拳头一样大的狼崽子!

原来,那些眼泪、跪拜,那些哀戚那些祈求全是为了这两个腹中的狼崽子。

而他做了什么?一个扼杀生命的杀手,一个杀了狼母亲的罪人,他流着眼泪把狼的肚子缝上,然后轻轻地把它的眼睛合上,找了一块干净的草地把这母子三个葬在了一起。

一起下葬的,还有他几乎用了一生的猎枪。

从此以后,这个地方最后的猎人不再打猎了。他在下葬那只狼的草地上种了一块玉米,每年秋天的时候,都能收获很多的玉米。那个时候,他总是把最后的玉米放在葬了狼的地方,虽然知道它们根本不吃玉米,但是他总是孩子似的说,吃吧吃吧,这是我给你们种的。

因为他知道,有时,所有动物都一样,灵魂的距离,只有咫尺之遥。


作家谈创作感言:

善良的爱心,永远都是美丽的。作为人类——高级动物本身真该为母狼“眼泪、跪拜”伟大的爱的牺牲精神所感动、折服,相反,为人类的冷酷无情而叹息、酸楚。狼犹如此,人何以堪!记下这动人的一幕,希望不再让人与动物之间的灵魂有距离,希望人与人之间多一份爱的体贴,献一点儿爱的关怀。这样的人与动物之间才能和谐相处,这样的人世间才能和谐美好的,从而以奇迹般的勇气和毅力激浊扬清,回归灵魂金质的心,永远诗意栖居、幸福安康的!


名师说写作借鉴: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曾说“感人心者,莫先乎情”,近几年以真情感人决胜高考获得满分的更是比比皆是。

开篇作者设置悬念,是什么故事让作者“几乎流泪”?看似平实却引人入胜。接着通过对母狼那真切感人的爱的细节描写更是深深感动读者,启人深思。

更为精妙的是作者不写人与人之间灵魂的距离,而是写人与动物之间,但却是人被动物爱所感动。这样“反弹”构思法,使文章立意标新立异,化腐朽为神奇,堪称绝笔。但考场上“死海不死”“三个臭皮匠未必顶上一个诸葛亮”等逆向求异构思应严格遵循客观规律,准确把握事物的本质,才能避免走向极端。如果把“反弹”误为“乱弹”,立论偏颇,就会画虎不成反类犬,贻笑大方。(赵玉娥)


 
 
版权所有:北京敬业乐群文化创意有限责任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18027225号    技术支持:一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