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严敬群大语文资源网(访问量:12559)
登录 注册
 

孙道荣《苦到极处无表情》

发布时间:2019-05-18 15:17:42

苦到极处无表情

孙道荣


(摘自严敬群主编的《神笔阅读与作文》图书,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电影《落叶归根》,讲的是五十多岁的农民老赵,南下到深圳打工,不料好友老王死在工地上,老赵决定将老王的尸体背回家乡,一路上所发生的故事。

    主演农民老赵的,是小品大师赵本山。演员的最大特点是表情都特别丰富,大悲,大喜,大痛,大伤,都能通过面部神经细胞的细微变化表现出来。这一点,演员老赵尤其擅长。一部本应悲情的故事,于是被演绎成了一部搞笑的黑色幽默片。影片中,老赵脸上的喜怒哀乐,惟妙惟肖,跃然纸上。电影里有个镜头,老赵带着老王的尸体,终于回到了家乡,坐在车顶上的老赵,展开双臂,仰天大笑,笑容明媚灿烂,很像电影泰坦尼克号里的那个经典造型,而且还来了一段极不农民的诗朗诵:如果我的祖国是一片大海,我就是一条小鱼,我游啊游,我真快乐!如果我的祖国是一条大路,我就是一辆汽车,我开啊开,我真快乐!如果我的祖国是一棵大树,我就是一片树叶,我摇啊摇,我真快乐!

    这一切,都是演员老赵的,不是农民老赵的。在凤凰卫视的《冷暖人生》节目里,我们看到了真实的农民老赵——老农民李绍为,2005年,就是他背起客死他乡的工友,倾囊而出,千里返乡的。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年多,老李仍然无法摆脱悲痛的阴影。这是一张真实的中国老农民的脸:刻满线条,沧桑,呆滞,无助,空洞,麻木。记者放映影片《落叶归根》的DV时,围观的人笑声不断,自始至终,只有老李,面无表情。

    面无表情,这就是农民李绍为再次面对那场灾难时的表情,与演员老赵演绎的农民老赵,天壤之别。

    面目呆滞的农民李绍为,生动传神的电影人物老赵,两种表情,哪一个更接近中国农民的真实现状?

    央视主持人敬一丹,在接受解放日报的访谈时,心情沉重地谈到了她的体会。一次,她到广西山区采访,给当地的孩子带了很多文具。她以为,孩子们看到这些文具一定会笑逐颜开,喜形于色的,可是,孩子们的表情让她吃惊。那里的孩子根本就无学可上,面对好看的文具,这些又黑又脏的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竟然没有任何表情!敬一丹心痛地体会到,穷到极点,不是衣不蔽体,而是没有表情啊。

    本应无忧无虑的童年,本应生动、活泼、有趣、快乐的孩子们的脸上,为什么会毫无表情?穷困,使他们这么小,就丧失了快乐,也丧失了感知快乐的能力。快乐消失了,甚至快乐从来就没有光临过,他们又怎么会表达快乐?

    穷到极点,没有表情;苦到极点,没有表情;痛到极点,没有表情。

    罗中立那张著名的油画《父亲》,感动了无数人。父亲脸上沟壑纵横的皱纹,开裂的嘴唇,枯树一样的手,木讷的眼神,无不令人震撼。这张饱经沧桑的几乎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写满苦难和挣扎。

穷困太重,愁苦太多,灾难太大,都会使人的表情变得麻木迟钝,甚至丧失。一个民族的表情,如果是丰富、生动、富有感染力的,就一定是充满希望的。只是这个表情,应该是发自每一个人的内心,而不是表演的。

(首发《中国青年》,《杂文选刊》转载)


作家谈创作感言:

看到罗中立那张著名的油画《父亲》,震撼;看到凤凰卫视访谈节目《冷暖人生》的《落叶归根》,震撼;再去找来电影《落叶归根》看,愤怒。当悲剧被喜剧化的时候,是更深的悲剧。中国农民,有多苦,到农村去看一眼,就知道了,可是,有人却拿农民的苦难来搞笑,逗乐,寻开心。这是对苦难的漠视。真正的苦难是什么?不是衣不蔽体,也不是食不裹腹,而是面无表情。面无表情,是因为他们已经彻底被苦难淹没了啊。


名师说写作借鉴:

这是一篇让人震撼的文章。震撼在作者定格的画面上,震撼在高明的对比中,震撼在层层深入的结构中。

起初的两幅画面,一是艺术的,一是现实的,而表现的精神却有天壤之别;让读者感知艺术与现实的反差之大;更高明的是,作者又选择了两幅定格的画面,以山区孩子没有表情的脸引出感慨,通过对比将主题由艺术转移到现实,展示现状。

四幅画面又并非简单的定格。而是步步铺垫,巧妙过渡。第一幅画面后用“这一切,都是演员老赵的,不是农民老赵的。”过渡到第二幅;之后,经对比,提出“哪一个更接近中国农民的真实现状?”的问题,此时,作者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选了第三幅画面,让读者自己去感悟!最后又引出第四幅画面:油画《父亲》,使得文章的主旨提高了一个层次,意蕴无限,震撼人心。(郭小敏)


 
 
版权所有:北京敬业乐群文化创意有限责任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18027225号    技术支持:一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