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严敬群大语文资源网(访问量:7274)
登录 注册
 

2018年江苏省中考满分作文《机器的语言:一份长远的相识》

发布时间:2018-11-07 16:11:25

机器的语言:一份长远的相识

江苏一考生

(摘自严敬群主编《2018年高考满分作文》图书,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沉重的轰隆,仿佛是压低了嗓门的嘶吼,突兀天际,若有言语。

突起的黑烟沉沉的烙在朝阳与树影中,然后忽而即损,轰鸣没了,残烟散了。独留爷爷一人,右手持着发动机器的手柄,定定的看着,在轰鸣的余声中,侧耳,似乎倾听着什么,仿佛是一种他深有了解的语言。

那是一辆老式的耕地拖拉机,拖拉着机身深沉的黑色油渍掩着几十年前刷上的大红油漆,它伴随爷爷的岁月,长远的如同伴随着爷爷身后的土地。

农忙的早晨,温热的空气中晕开着热烈而又含蓄的泥土气息,几声漫不经心的鸟鸣哼带着慵懒的悠慢。不急不躁的鸟语,早已跟不上农民邻里匆匆而过的步伐,背着或大或小的农具,相互招呼,以同一种长远相识的乡音土调,一种熟悉到可以深情吟唱的语言,热情明朗。

还在修机呢。过路的邻人,用着他们共有轻松的语言,随意地问候,然后爷爷皱起他沉重的脸,深沉的一笑,若有所思的一声嗯。邻人走过,同日常一样,带着轻风,在这片鸟鸣时时笼罩的树荫里,语言随和,碎言碎语便若匆匆而过的轻描淡写,一份来自远方悠然纯粹的和谐,盛开在语言轻灵中,没有刻板,一切宛如一场自然的相逢。

爷爷也顾不上邻人的走去,右手拿起生油发亮的扳手,他不戴手套,赤手抓着,看似粗糙笨重的手,却灵动的辗转在机器凌隙间,拧紧螺栓,拿起手柄,站立起身,紧抓手柄,快速旋动,仓促的轰鸣,草草地发出,只几声短暂的响声,爷爷便一句终于发动了。言语淡然,但透露眉间的,是那份无以言表的欢愉。

老机器真的发动了,我惊诧于那两阵相似的轰鸣后,一次惋惜的再次熄火,空余残烟,一次黑烟依旧,而机器轰隆。而这一切,爷爷在短暂的一声轰鸣中,便已知晓。

    我看着即将挪动机器的爷爷,机油斑驳的深蓝色外套掩掩地穿在他的身上,他带着那片轰隆,远去,田间。

农忙的早晨本就匆忙地热闹,爷爷拖拉机耕地的声响,轰隆的沉重压低了鸟语的昂扬,一条路走到尽头,却是一路清唱,带着长远的声响,就像是没有言语的语言,带着发声的挣扎,虽然最后只能是低沉的木讷。

它也是有语言的。这是爷爷的话,在一个他在机器前修理忙碌的早晨,听着他独晓的机器的轰鸣,感受着这辆与他相识长远的机器,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世界,那份苦涩奇异的语言。

他看不见它的黑烟笼起,他只晓得那阵语言的轰隆,来自熟人般的长远的相识。

 
 
版权所有:北京敬业乐群文化创意有限责任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18027225号    技术支持:一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