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严敬群大语文资源网(访问量:8383)
登录 注册
 

卫宣利《母亲的声音》

发布时间:2018-12-03 21:28:29

母亲的声音

卫宣利

(摘自严敬群主编的《神笔阅读与作文》图书,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父亲去世那年,她10岁,弟弟8岁。生活就像一幅缓缓展开的画卷,才刚刚露出幸福的颜色,便被突然袭来的暴雨打湿,一切的快乐和安宁,都被浸染得一塌糊涂。
   温柔贤良的母亲,从此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狂燥,暴戾,她不小心打碎一只碗,也会被母亲声嘶力竭地训上半个小时。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讨厌母亲的声音的吧,那种尖细而干裂的声音,粗暴地打磨着她的耳朵,一点点地浸透到她的生命里去。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母亲原来甜润柔美的声音,一下子全变了味儿了呢?
   其实那时候,母亲也才30多岁,成熟饱满如一枚盛夏的果实。许多人来提亲,却都被母亲泼妇一样给骂跑。

   母亲在菜市场争到一个摊位,每天早上4点起床,登着三轮车,从城北的家到城南的蔬菜批发市场,再到城北的菜市场。这样的路程,等于把整个城市绕了一圈。风里雨里,饱满成熟如一枚盛夏的果实的母亲,很快便风干成了一枚瘦小干瘪的干果。
   16岁,她长成一个沉默而内敛的姑娘,读高一,成绩优秀。每天中午,她从学校跑回来,飞快地做好饭,提着饭盒,骑自行车穿过5条马路,去给母亲送饭。常常,在人声嘈杂的菜市场,母亲一边飞快地往嘴里扒饭,一边用粗大的嗓门和人讲价钱。有一次她去的时候,母亲正和人吵架,母亲尖锐凌厉的声音,充满了她的耳膜。对方是个胖而骄横的女人,吵不过,便叫了男人来,那男人,蹦跳着要去打母亲。阳光下,她看得见母亲飞舞的唾沫星和着眼泪,一点一点,濡湿了她的青春。
   22岁,她大学毕业,没有继续考研。因为小弟也在读大学,而母亲,身体已经一天不如一天。第一个月的工资交到母亲手上,厚厚的一撂,在母亲干裂粗糙的手中抖动,如一群飞舞的蝶。她静静地望住母亲,低低的声音说:“以后,不要去卖菜了。”
   母亲笑,声音不再尖锐,沙哑而厚重,满是艰辛和沧桑的味道。第二天早上,仍然是在菜市场找到的母亲。隔得老远,就听见母亲响亮的声音在说:“我女儿,大学毕业了,在外国人开的公司里上班……”她从母亲的声音里,听出来一个词:扬眉吐气。
   28岁,她有了自己的女儿。月子里,孩子整夜整夜地哭,母亲便也整夜不睡,抱着孩子,悠着哄着。有一天晚上
她从梦里醒来,忽然听到母亲轻柔的声音在唱,她没敢睁眼,静静地听,是摇篮曲。竟然是那般甜美柔和的声音,她呆呆地听着,18年的时光,仿佛一下子倒流过来。她用被子蒙住脸,泪水却潮水一样涌了出来——她终于找回了母亲的声音,找回了从前的母亲。
   可是幸福,从来都是那么短暂。
   早上7点,母亲做好饭,喊她起床。8点,她上班,母亲推着孩子出去玩儿。10点,她赶到医院时,母亲躺在重症监护室,已经不能够再说话。
   是高血压引起的中风,偏瘫,失语。母亲一直昏迷着,她的手抚过母亲苍白的脸庞,泪水滴落在母亲脸上。她多么想再听听母亲的声音啊,哪怕是那种尖锐粗砺的叫骂声,却已是,再听不到。
   第二天中午,母亲在昏迷中悄悄去了。
   一个月后,她收拾母亲的遗物,在一个小箱子里,放着两双线拖鞋。鞋面是淡黄色柔软的毛线,鞋底是母亲自己纳出来的千层底。这种线拖鞋母亲以前给她做过好多,脚穿进去很舒服,唯一的不足是走路的时候脚步声很响,所以每双她都是只穿几天,便丢弃一旁。
   她把鞋穿在脚上,从阳台走到厨房,从卧室走到客厅,“哒哒哒”,脚步声仍然很响。她在响亮的声音悄然落泪,她知道了,那是母亲留给她的最后的声音。
   注:(原载于《婚姻与家庭》,选转《读者》等。)


作家谈创作感言:

   写这篇文章,是因为一位朋友。朋友在电脑那头开着耳麦和我聊天,她说,你听我走路的声音,是不是很响?那是母亲为我织的棉拖鞋,鞋底很硬,但是里面很柔软,脚放进去特别舒服。然后,她就讲了关于母亲的故事。
   那是一位温柔贤和的母亲,在失去了人生最有力的支撑之后,为她的孩子铸造了一个坚硬的外壳。她像袋鼠妈妈一样,用她的粗俗,她的野蛮,她的厉害,把自己全副武装起来,而把自己的孩子,装在最柔软的地方,细心呵护。从青年到老年,母亲的声音在变,不变的,是一颗始终柔软的母爱的心。

名师说写作借鉴:

   《母亲的声音》是一篇回忆性散文,整篇文章构思巧妙,脉络清晰,从不同时段的各各方面再现了一位母亲坚强、慈祥、温柔的形象。
    一、文章紧扣一个“变”字,写出了母亲独特的个性,塑造了一个既粗旷又温柔的女性形象。
    首先是母亲声音的变化,当父亲去世后,生活的重压,使她的声音从甜润柔美变成尖细干细,当她在菜市场为女儿谋食时,她的声音又变得尖锐凌厉;当大学毕业时,她的声音变为扬眉吐气的响亮;当抱上外孙时,母亲的声音又变得甜美柔和。通过声音的变化,作者极好地表达了母爱的深沉和柔软。
另外,作者也紧扣了母亲其他方面的变化。如:性格从温柔贤良变成狂躁暴戾,身材从饱满成熟如一枚盛夏的果实变成了一枚瘦小干瘪的干果,这些变化,尽情地展示了一个苦难女人的沧桑感,给人以极大的震撼。
   二、巧妙地安排写作顺序,以“她”的成长为线索铺排材料,娓娓而谈,井井有条。文章从10岁写起,继而写到16岁、22岁、28岁不同阶段的母亲形象,给人以蒙太奇般的视觉享受。
   三、细节描写,独具匠心。
例:(1)母亲在生活的重压下,非常男性的和人吵架场面。
  (2)母亲纳成的千层底拖鞋,渗透着一颗始终柔软的母爱的心。(赵怀宁)


 
 
版权所有:北京敬业乐群文化创意有限责任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18027225号    技术支持:一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