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严敬群大语文资源网(访问量:)
登录 注册
 

诗词名句——诗词趣事

发布时间:2019-02-08 10:08:38

诗词名句——诗词趣事

   (摘自严敬群主编的图书《词句知识大储备》,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巧改诗词救命

 

慈禧一生荒淫卖国,偏好附庸风雅。一次她听说有位文人字写得极漂亮,便要这位文人给她写一幅扇面。这位文人准备在扇面上题一首诗:“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由于心情紧张,竟漏写了第一句的“间”字。

慈禧手下有个奸臣看了,立即进谗言说这是欺她不学无术。慈禧大怒,立即喝令推出斩首。书法家灵机一动,立即奏道:“启禀老佛爷,奴才写的不是人人熟悉的那首唐诗,而是一首鲜为人知的宋词。待我念来:黄河远上,白云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慈禧听了,果然琅琅上口,以为真是宋词,只好免罪加赏。

 

离别悲愤诗

 

一望无边的草原,在朝阳映照下,显得格外清新美丽。几辆马车装满了行李,即将启程.车边,两个孩子哇哇哭叫,母亲搂着他们,眼泪簌簌往下掉……一位汉朝官员轻轻地对那位母亲说:“夫人,上路吧!”

马车终于缓缓地前进了,夫人撩开车篷的后窗,凝望着越来越小的人影,泪水打湿了衣襟。这位母亲就是汉朝末年的女诗人蔡文姬。她在北方匈奴的草原上生活了十二年,今天曹操派人用重金把她赎回了汉朝。

十二年前,朝廷大权被董卓把持,他勾结匈奴军队对汉朝百姓烧杀抢掠,蔡文姬和大批妇女落入匈奴人手中,成为奴隶。后匈奴左贤王强迫文姬归顺,并生了两个孩子。人在草原,可是文姬的心裏日日夜夜思念故乡啊!

现在,曹操平定了中原,想起好友蔡邕的女儿还沦落匈奴,就向左贤王提出接回文姬。左贤王碍于曹操威势,只好同意,但不许文姬带走孩子。母子分离,这是多麼残忍的事呀!蔡文姬在颠簸的马车上回忆起当年屈辱的经历:“马边悬男头,马后载妇女”,眼前不断摇晃孩子哀哭的身影:“儿前抱我颈,问母欲何之?人言母当去,岂复有还时?阿母常仁恻,今何更不慈?我尚未成人,奈何不顾思!”她仿佛听到孩子在责问:“妈妈一向那麼疼孩儿,今天怎麼狠得下心丢下我们?”

蔡文姬的《悲愤诗》写的就是这个悲惨的故事。

 

东坡错怪王安石

 

一年秋天,苏东坡前去丞相府拜见王安石,恰巧主人不在。苏东坡就在书房裏闲坐等候,偶然发现书桌上有一张纸,上面写有一首《残菊》诗:“黄昏风雨打园林,残菊飘落满地金。折得一枝还好在,可怜公子怜花心。”苏东坡诵读一遍,暗暗好笑,心想:菊花深秋开放,最耐严霜,而且只在枝上枯萎,任凭风吹雨打也不凋落,怎麼会“残菊飘落满地金”呢?错啦,错啦!于是,他随手从桌上拿起笔,在诗稿的旁边写了两句:“秋花不比春花落,报与诗人仔细吟。”写完很得意,自言自语说:“今天虽未见主人,却为他纠正了一个错误。”然后他就回去了。

王安石回府后,在书桌上看见苏东坡留下的两句诗,不由得笑起来:“东坡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屈原有“夕餐秋菊之落实”的名句,可见菊花不仅会落,还可以吃呢。自己无知,却还教训别人,可笑!

后来,苏东坡被降职调到黄州。有一次过重阳节,他邀请好友在院中饮酒赏菊,讲起自己曾给王安石改诗的事,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不料,他的朋友陈季常却直率地说:“‘残菊飘落满地金’写得好,一点不错。王安石作诗一向观察仔细,推敲认真。”“何以为证?”东坡很不服气。恰好此时狂风大作,下起大雨,大家搬到室内避雨。雨停以后,大家发现原来千姿百态,争荣斗艳的菊花纷纷飘落,院中满地金黄。

苏东坡目睹此景,顿时目瞪口呆,随后羞愧地说:“真是错怪了王安石啊。”

 

 

 “清明”诗的故事

 

明诗太浅陋了。有个自作聪明手工艺人把他的诗改为:清明时节雨,行人欲断魂。酒家何处有?遥指杏花村。把七言绝句改为了五言绝句,行则行矣,而诗意大减,没有了绵绵细雨,没有了牧童,也没有了杜牧礼貌的问路。

宋代,更有那无聊文人把杜老先生的诗改为:清明雨,欲断魂。何处有?杏花村。有人讽刺干脆就四个字得了:雨魂、有、村。另有一个诗人说,还不如剩一个“!”呢。这样的诗简直莫名其妙,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没有了意境,没有了人物,没有了事件,也没有了杏花酒的香味。

到了现代,相传诗人徐志摩要英国剑桥大学也曾乘兴改过清明诗,那日正是春和景明,徐志摩和几个朋友在郊外踏春。有人触景伤情,读出了杜牧的清明诗,徐志摩随口念道:清明时节,雨纷纷。路 ,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徐志摩未动一字 ,只是加了几个标点符号,就把一首七言绝名改成了一篇优美的散文。

 

 

藏头诗

 

庐剧《无双缘》,写的是合肥知县刘震有一女名叫无双,自小与表兄王仙客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相亲相爱。以后两人长大,刘震便为他们订下了婚约。

一年,王仙客赴京赶考,科场得意,万岁钦点头名状元,封授翰林学士,并赐宫花金印回庐州完婚。

王仙客一路吹吹打打,好不威风。不想,人马行至双峰山下,被绿林好汉古氏兄妹夺去行囊,失落文书金印,变成一名乞丐来到刘家。刘震问明前后情况,即刻变脸赖婚,把女儿无双另许豪门公子曹进。王仙客与舅舅刘震论理,刘震也觉得理亏,便把责任推到女儿无双。无双知道爹爹势利无赖,非常气愤,但苦于见不到表兄王仙客,只得写诗一首,速派丫鬟把诗送给王仙客:

早妆未罢暗凝眉,

迎户愁看紫燕飞,

无力回天春已老,

双栖画栋不如归。

 

 

烧火老死得好

 

解放前,四川某地有个军阀,依仗手中的枪杆子,在当地横行霸道。他妻妾成群,生活糜烂。他的老子更是禽兽不如,连他儿子的妻妾也大多成了他手中的玩物。父子两人的丑恶行径早已成为笑柄,人们轻蔑地称这样的老头子为“烧火老”。

老头子因为酒色过度,上了西天。这个军阀在置办老子丧事期间,家中冠盖如云,宾客络绎不绝。那些土豪劣绅和阿谀奉承之辈一个个争先恐后竞相献媚讨好。

当地有一个前清翰林,才学满腹秉性刚直,乃一大名流。他对军阀父子的恶行劣迹早已深恶痛绝。听说老头子一命呜呼,老翰林如出一口恶气,不禁自言自语道:“这‘烧火老’死得好!”老翰林正在家中高兴,忽听门人禀报军阀家里专人来访。老翰林心里寻思道:“我与这班恶人素无来往,今日何事访我?”

原来这位军阀是想请老翰林写首挽诗,为其死去的老子涂脂抹粉装潢门面。

老翰林同来人稍事寒暄,即知军阀派人来访的真意,心中暗想:为“烧火老”歌功颂德,这是小人之行,那么——他心里略加沉思之后,便马上爽快地表示应允。来人一见,真是喜出望外,马上展纸磨墨,满脸媚笑道:“难得您老赏光,您老请。”

老翰林饱蘸浓墨,一首五言挽诗一挥而就:

烧酒奠灵前,

火纸化青烟。

老人今何在,

死去不复还。

得失古今有,

好名天下传。

 

 

李白写花又写人

 

宫中牡丹花盛开了。唐明皇带着杨贵妃来到兴庆池东边的沉香亭赏花。明皇叫乐师李龟年选十六个能歌善舞的弟子前来助兴,并宣布:“今天既然赏名花,就要咏妃子,不能唱那些老调子了。”于是又命李龟年去叫大名鼎鼎的诗人李白,来宫中当场吟诗,供他们歌唱。

昨夜,李白喝醉酒,一觉还未醒来,被人拉起,直往沉香亭而来。一听明皇要求,大笔一挥,写出《清平调词三首》。李龟年立即配上曲调,让歌女们唱起来。一曲唱罢,明皇乐不可支,诗中把贵妃的容貌比作花儿,比作天上仙女下凡。明皇兴趣盎然,起身拿一支玉笛,亲自为第二首伴奏:“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明皇吹笛时,微微摇晃身体,一副陶醉的样子。诗里写牡丹花的色和香,实在就是写贵妃的美艳呀!古代楚王思念梦中的巫山神女,但是那神女怎么比得上眼前的花儿哟。再说汉朝的皇后赵飞燕虽是有名的绝代佳人,但她还是要靠精心的打扮梳妆,远不及贵妃天然的身姿,如花的容貌。明皇放下玉笛,高兴地同贵妃干了一杯葡萄酒。乐声又起了。满园牡丹在微风中频频点头,歌女的裙带上下飘飞,明皇又沉浸在李白第三首诗的情趣之中了……

 

 

 “一”字诗的故事

 

宋朝司马光闲暇时喜爬山,一次登山至山岭,见两年轻人坐石上论诗,听其即景作诗,但并不高明,有些滑稽的句子引得司马光禁不住独自笑出声来。一位年轻人觉得这笑声中带有嘲讽,就转过身来,很不客气对他说:“你笑什么?难道你也懂诗?”司马光没有直接回答,而眼里闪动着和善的目光,不紧不慢地吟道:“一上一上又一上,看看行到岭头上。”话音刚落地,两个年轻人哈哈大笑说:“这也算诗吗?简直是大白话,这样的诗句,连三岁小孩也会作呀!”司马光并不生气,依然脸带微笑,接着又抑扬顿挫吟诵:“乾坤只在掌拿中,四海五湖归一望。”这两句诗一出口,两个年轻人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位貌不惊人的老人竟能胸藏天地,放眼四海,不禁肃然起敬,同时也为自己刚才的无礼感到羞愧。

明太祖朱元璋在一次鸡年元旦欢宴翰林学士席上,有人提出以“金鸡报晓”为题,每人一诗,以助酒兴。朱即随口吟道:“鸡叫一声撅一撅,鸡叫两声撅两撅。”又一个大白话,这也叫诗?众人听了暗暗好笑,但又不敢笑。“三声唤出扶桑日,扫尽残星与明月。”朱元璋诗锋陡转,奇峰突起,妙句回天,群臣山呼“万岁!万岁!好诗!好诗!”

清高宗乾隆,一年冬天,游玩杭州西湖,礼部侍郎沈德潜随驾侍从,正游览间,纷纷扬扬落起雪来,乾隆诗兴勃发,出口就吟:“一片一片又一片,”因一时搜寻不到佳句,索性慢声戏吟:“三片四片五六片,七片八片九十片……”他念了这三句时,突然卡壳。这时众人正准备恭维,见此状不禁一愣。沈德潜听着不觉好笑,心想:什么“一片一片又一片 ”,这也是诗?简直比大白话还大白话,这不是当众出丑嘛!可他脸上还是流露出一本正经在欣赏的神色,当看到乾隆正尴尬间,于是趋步上前,跪下说:“请陛下赏与臣续。”乾隆如获救星,点头允诺。沈德潜不假思索,出口续道:“飞入梅花都不见。”乾隆抚掌称许:“此句大妙,卿文才出众,名不虚传。”当场解貂裘赐之。


 
 
版权所有:北京敬业乐群文化创意有限责任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18027225号    技术支持:一网科技